不让方便位置位置

平谷历史网 2021-02-26 14:25:51

“三明白”是夹缝山旮旯寨里的“学问家”。他从没出过大山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庄稼何时点籽,谷子哪会儿收秸,他最明白。娃儿提何大名构建了包括基础条件、运行绩效、发展活力3个要素和14个具体指标的县域工业经济发展水平评价指标体系,嫚子几月嫁娶,他也明白。县城哪儿有书店,哪有粮店他讲得明明白白。因他常年窝在山里却明白县城里的事,被叫作“三明白”。

前数好多十年,旮旯寨及大县城一直是一个模样,因为久了,三明白明白城里事如摸自己的脚后跟,哪是“鸡眼”哪是“茧”,数落得明明白白。谁想,改革开放后,三明白就怵头进城了。他说:“‘城市’一天变一个脸色,越来越不待见山沟庄稼人了。”他说的“城市”,就是他们的小县城。

开放以后,更让三明白上火的是,他在他山沟里也算“文化人”了,进了城怎么就成了“白痴”了?

那次,他在街上,看到一个名叫“谷子地贩量KTV”的地方,他歪头瞅瞅。他认得“谷子”,“地”,“量贩”。认为有谷子,有地,有粮贩,肯定与倒腾粮食有关。他戚戚笑了,他笑城里人,“量贩”应写成“贩粮”才更明白。还笑城里人把繁体字“糧”字,少写了个“米”边儿。但他原谅了写字的城里人,他们哪里知道粮食是怎样长成的?但他还是好奇,城里的粮贩子都倒腾些啥?想进去问问“粮贩”收不收花生种子?他刚向门里一探头,被俩“花花绿绿”的妞儿一把拽进门,向他一挤眼,问他要不要特色服务。他说要,问“紫衣”的‘千粒红’花生米种子,卖什么价?一个辫子梳在左脸边上的嫚子,向他瞪眼咧嘴一仰头,“咚”,又把他推出门外,叫他看仔细牌子上的字。他稳了稳脚跟,细打量上方那块牌子,还是“谷子”、“地”“量贩”哩?他咋看不懂?他爱刨根问底,就问路边上的明白人。人家告诉他:你没看到后面的“KTV”?那是唱歌的地方。

真他妈鸡屎!他骂,唱歌与“粮”,与“贩”,与“谷子”与“地”,咋就扯连到一起了呢?

三明白不明白就想琢磨明白。倏地,他打了个激灵。眼下,他最要紧的是要撒泡尿,他都憋半天了。他开始搜寻“方便”的地方。他转了好多圈圈,实在找不到“茅坑”。他觉得“闸门”里的“水”有点探头伸脑,就顾不得“学问人”的面子,又问路边的明白人。

“左面,圆花棂窗,内开铝合金门的地方。”人说。

这是个极精致的去处。方瓷砖贴墙,琉璃瓦盖顶,白铝合金门窗。墙面上没有中国字,只是在左右两扇门边,用灰油漆一边儿镂一个没鼻子没眼的“纸剪”的小人。镂小人的人马虎,小人印得缺角少缝不清不楚,下面手写一行横圈竖杠的“洋码子”。

三明白看看两个“纸剪的的小人”,一样得高矮,都是脸(实际根本没脸,就一乒乓球拍子样,还断了把。)朝外,立正站着,一样的干葫芦脑袋,很像是弟兄俩。不同的是“哥”偏瘦,两条腿分着;“弟”腚圆,两腿洇成一条腿。他离那个“弟”守着的门近,就往里走。他一手推门,一手摸裆腰前门,还没到茅坑,“闸门”就松了栓,一股“水柱”顶着日头抛向“挡板”,又折向“瓷盆”。

“要死呀——”

“腾”地,隔壁蹦出一穿红杉的大姐,边逃边喊:“坏人呀!抓流氓呀。”

“这,这……”三明白嗫嚅着,捋紧裤腰往外走。他尿还没撒完,有一半生生地又圈进肚子里。

“你个坏家伙!你想沾便宜?你不能走!”穿红杉的大姐挡了三明白的去路。

“我沾啥便宜了我?我‘方便’一下怎么了我?”三明白不服。

“你为什进女厕所?”

“哪儿……哪儿?”三明白歪头辨认。

“装什么糊涂?”

“我看他就是想耍流氓!”……

一大帮女人、男人围上来,七嘴八舌、点点划划地起哄,泄愤。

“明明是……”三明白又朝“茅坑”墙上看了看,确定真没中国字。

“噢,明白了,想找茬口‘闹饥荒’哩。”三明白把拳头攥得紧紧的,准备一拳捣倒仨“城秧子”。

城里人越围越多,一片“唧唧喳喳”。

有人打了“110”。一个快退休的老警察同志赶来。

“你为什到这里面?有什么动机?”警察经过登记后进入“案情”调查。

“就想‘方便’。撒尿。”三明白说。

“你到女厕所‘方便’,女同志还怎么‘方便’。”警察斥道。

“什么什么?女……我怎么知道?”

“那上面明明写着嘛。”有人喊。

“哪写着?我怎么没看出来?”三明白不屑地把脸扭向斜上方。

老警察同志是个“老革命”,他当然知道如何证实。他走上前,左右端量了半天厕所的墙面,俩“小人儿”镂印得糊糊涂涂,确实没写中国字。

“那上面写着英文。”有人见“老革命”蹙眉,就说。

“对,那上面不是写着英国字吗?”有人起哄。

“嘁,咱这山城是英……国?讲英文?”三明白犟。

“‘英文’算什么‘字’!几个人认的?”“老革命”呛了说话人一句。

“那……上面也画着呀。”红衫姐嚷。

“是呀,没看见上面画着人吗?”老警察向俩“糊糊涂涂”撅撅嘴,问三明白。

“是画着,那不是都一个模样吗。”三明白说。

“一样啥?那男的穿裤子。”大姐指着厕所左门边儿那个二条腿的“纸剪人”说。

“穿裤子就是男的了?唱歌的超女李宇春一直穿裤子,男的?”三明白倔犟地歪歪头。他是早些时候进城,听几个男男女女在讲唱歌的星“李宇春”,他记在心里。现在,用上了。

“这……穿裙子总是女人吧!”大姐气横横地又指了指右门边那个“腚”宽点、只有一条腿的“纸剪人”。

“穿裙子就是女人?‘春晚’上的‘小沈阳’穿裙子,他是女人?”

哗——一片笑声。

“那是‘苏格兰风情’!”一个穿着花格裙装的“街哥”走上前,挺了挺胸脯。

哗——又一阵笑声。

唉!“老革命”同志叹了口气,他又瞥了一眼厕所的墙,说实话,他也弄不明白哪是男哪是女了。

“散了散了。”警察驱走了闲人,又对三明白说:“你也走吧。”

红衫大姐不干了,刚要发作,被老警察扯到一边:“怨不得他。”他指指三明白。

“怨我?是我错?”红杉姐眼瞪得溜圆。

“是那些装成有学问人的错。”老警察说,“你说,咱这小县城一共有尿炕的娃娃腚大,能来几个外国人?一个屙粪的地方,咋就不写中国字呢!这不是玩高深,玩神秘,有意让咱老百姓不方便吗?”

老警察见红杉姐软下来,又说:“咱共同呼吁一下,让那些太不明白咱山里人的假学问家,是日本车最为突出的特点别再云山雾罩玩高深了。他们说人话行吗?

……另外,像说什么‘ G’PK电影‘ D’,你懂?懂几分?”

红杉姐摇摇头,她在心里嘀咕:这男人怎么也穿起裙子了?这男人要穿裙子这嫚子们咋办呀?

共 244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让人笑喷了的小说。文章把村里一个上知天文地理、下晓鸡毛蒜皮的“三明白”置身于小县城中。以进厕所去方便一事引来的误会,道出了当今一些假高深的人给人民带来的不便。作者提出了一个值得探究的疑问:一个小县城,究竟有多少洋人会来如厕?又有多少本地人认识英文?咱们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却连上厕所也洋了起来,大概是崇洋媚外得到家了!什么时候,能让外国的厕所,写上咱们的汉字,我们的国家就真正的强大了,我们的人民就真正的幸福了。文章短小精干,集幽默讽刺于一体,引人深思!好文共赏!【:风飞沙】

1楼文友: 16: 9:49 感谢作者对咱们短篇小说的厚爱,祝福、问好!

2楼文友: 16:42:04 非常抱歉这篇文章因其他栏目的新误点进去,忘记放弃了。所以一直处于中。让这篇佳作这么晚才露面,也有我们的。请原谅!

楼文友: 16:44:29 作者的思维相当敏捷,能把方便和不便联系起来,写出了这样一篇让人捧腹而又有分量的文章,欣赏!

4楼文友: 17:04:45 刚看到一条信息,2017年英语将退出统一高考。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的,倒是许多学子的福音,也可以说是许多家长的福音。这些年的各种英语补习班可没少赚家长的钱钱O( _ )O~

看到这条信息这么欣喜,并非我排斥学英语。而是咱们的国家这些年太看重英语了!

兰州治疗男科医院哪好韶关白癜风医院地址通化医院牛皮癣治疗哪家好

银川治妇科医院哪好齐齐哈尔好牛皮癣医院郑州医院妇科治疗哪家好

昆明包皮过长治疗费用
郑州白癜风哪家好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乘车路线
友情链接